货币百科全书网点击联系客服QQ:79263147

  • 首页 >  / 正文

    高层密集调研中国经济,下半年政策微调渐趋明朗,origin官网进不去

    2020/2/22 19:29:29 6 ℃

        2011年经济棋至中盘,对上半年经济的总结和对下半年形势的研判,悉数出炉。

      多家机构研究一致认为,二季度或将成为今年中国经济增速最弱的季度,而通胀在6月登上顶峰后将下滑。

      业内人士激烈争辩之时,中央领导也在忙于调研经济的基本面,并密集发表针对当前经济形势的谈话。

      市场普遍认同,“下半年通胀预计将稳步回落”的言论将是宏观调控变奏的序曲。不出意外的话,将于7月中旬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将定调下半年经济政策,届时答案或将揭晓。

      经济半年考

      上半年,伴随着节节高涨的通胀数据,经济减速声音随之四起,这种声音在下半年很可能盖过对通胀的忧虑。

      由于官方PMI已经连续3个月回落,结合各方面已经公布的四五月份数据,市场普遍预测二季度GDP同比增幅将弱于一季度的9.7%。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宏观分析师唐建伟表示,4月份工业增加值下降超预期,PMI指数也连续走低,这些都显示二季度国内经济增长可能进一步减速。因此,将二季度国内GDP增速预测由原来的10%调低到9.5%。

      兴业银行研究总监鲁政委也认同二季度9.5%的增长率。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增长方面,除城镇固定投资在保障房、农村水利建设和前两年已开工项目的支撑下可能一枝独秀外,消费和出口预计都会继续回落。

      导致经济减速的原因并非一个。根据日本野村证券报告,经济增长放缓是银行惜贷、贷款成本提高(特别是银行系统外的融资成本)、电力短缺、日产关键制造元件短缺和外部不确定性等因素造成的。

      7月初,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也特别指出,当前国内大型企业发展势头减缓,中型企业差强人意,而小型企业则较为困难,最近两个月小型企业PMI指数以及主要分项指数均回落到50%以下。

      在货币政策从紧的背景下,三季度经济减速态势或将加剧。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宋立认为,三季度的GDP增速存在低于9%的可能。

      经济减速的同时,通胀似乎已成了强弩之末。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表示,虽然6月份CPI可能再度创出新高,但将是年内高点,到12月份,CPI会降低到4%以下,明年二季度会到3%以下。

      国泰君安报告也显示,全年CPI大概在4.7%左右。虽然6月份估计会达6.3%的顶峰,短期见顶,但之后会缓慢回落。

      高层聚焦经济

      种种迹象表明,中央高层领导已充分观察到宏观经济的细微变化。

      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上周末曾表示,面对当前极为复杂不确定的国内外形势,处理好经济发展、调整结构、控制通胀三者的关系,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对于通胀这一“出笼的猛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近日则表示,年内将得到有力控制,涨幅有望落至5%以下。他在一篇撰文中指出:“对于中国能否控制住通胀并保持快速发展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肯定的。”

      而伴随通胀而来的是今年存款准备金率的“六连升”。今年以来,央行已经连续6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6月20日大型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攀至21.5%、中小金融机构攀至18%的历史高位。

      受到信贷政策从紧、通货膨胀等因素的共同影响,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更显突出。中国中小企业协会企管中心调研数据显示,当前40%的中小企业存在融资难的问题,特别是初创型企业。

      王岐山本月1日-2日考察时专门就此事强调,要从战略和全局高度,加快转变金融业发展方式,推进结构调整和改革创新,全面提高对小企业的金融服务水平。

      他还特别指出,金融系统要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把握好稳健的货币政策执行力度,服从和服务于国民经济发展大局,坚持有保有压,着力优化信贷结构,毫不动摇地加强小企业等薄弱环节的资金支持。

      也就是在6月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和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分别奔赴新疆和江西等地调研,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他们调研中屡屡提及的热词。

      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李雪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经济结构调整是“十二五”规划的主线,同时也是今年除稳增长和控通胀之外的另一大重要任务。

      政策微调日渐明朗

      不出意外的话,7月中旬即将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将为下半年经济调控定下基调,在通胀下行的大背景下,政策风向标很可能偏转至稳增长这边,而收紧的货币政策或会暂时偃旗息鼓。

      中国银行报告称,银行可贷资金紧张,实体经济的正常贷款需求也受到一定程度影响,再调整空间有限,非对称加息就成了当前调控手段的首选。三季度可能会非对称加息1~2次,但四季度加息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将有所降低。

      接近官方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提高存准率的可能性已经日趋降低,而一系列具有针对性的财税政策将成为调控的主要“弹药”。

      “个税起征点上调、进口关税降低等,都有利于带动经济发展。”李雪松认为,结构调整与保持较快增长并不矛盾,以个税改革为代表的财政政策会从扩大内需、发展新兴产业等多个方向为经济注入活力。

      另一个经济助推器是保障房。国家高层今年密集调研保障房建设情况,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6月中旬调研时指出,今年开工建设1000万套保障性住房,包括加快棚户区改造,大力建设公租房,是一项硬任务,中央将进一步采取措施加大对地方的资金支持力度,各地也要集中财力用于保障房建设。

      6月下旬,财政部年内首发地方债支持保障房建设;6月27日,国家发改委还发文,允许地方政府投融资平台公司发行企业债券,并要求将筹措的资金优先用于保障性住房建设。

      上述人士还提醒,三季度将是战略新兴产业分项规划以及与扩大内需相关的多个“十二五”分项规origin官网进不去划的密集发布期,随着产业发展方向明晰,经济无疑也会受到提振。

      摘自 《每日经济新闻》 origin官网进不去

    猜你喜欢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