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百科全书网点击联系客服QQ:79263147

  • 首页 > 世界货币有哪些 / 正文

    美债危机中场休息 减赤博弈六环节展开-新一

    2020/4/11 3:26:24 世界货币有哪些 25 ℃

         本报记者 王晓薇 北京报道

      又是最后一刻,2011年8月2日,华盛顿时间下午2点50分,奥巴马签署了提高上限法案,此刻距离美国财政部给出的美国债务违约时限不足10小时。这种让人紧张的最后一刻对于奥巴马和世界来说并不陌生,仅仅在大约4个月前的4月8日,奥巴马同样也是在美国政府面临关闭前一小时才签署了2011年的预算案。重要问题到最后一刻才能揭晓答案已经成为了美国决策能力的常态。

      经验告诉我们,这种最后一刻拿出的法案往往不是一场博弈的结束,只是一个中场休息。没有公开法案签署仪式,没有感谢国会,在法案通过后奥巴马的低调也暗示了下半场博弈的艰难。

      一份有期限的“协议”

      “这份协议将使美国不会在未来6个月、8个月或者12个月再次面临同样的危机。”8月1日,在刚刚得知两党达成提高上限协议时,奥巴马在他的演讲中这样安慰美国民众。然而奥巴马这句话的言外之意却告诉我们美国债务危机最长的安全期也不过是未来12个月,这仅仅是一份有有效期的“协议”。而即使奥巴马许诺的这6-12个月的有效期其实最终也未必能完全履约,因为在公布出来的法案细节中,立法者为每一个时间段都附加了另外一个实现的条件。

      按照奥巴马签署的提高债务上限法案的最终版新一本,法案的执行将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将债务上限提高9170亿美元,这笔国债上限的增加即可以保证美国未来6个月不陷入违约。第二阶段,即成立一个由民主共和两党各6人的减赤预算小组,制定出一份能在未来十年将美国财政赤字削减1.5万亿美元的方案,并在11月23日之前提交国会表决,如果国会表决通过减赤法案,那么国会将再次把美国债务上限提高1.2万亿-1.5万亿美元。第三阶段,如果国会最终在12月23日之前都没有通过减赤小组的减赤方案,那么法案中的一笔总额达到1.2万亿美元的涉及国防和非对外政府开支将被自动削减。在三阶段均顺利实现后,美国才可能真正将自己的债务上限总共上调2.1万亿美元。

      然而这样诸多限制的额度调整也许都不足以支持奥巴马一贯坚持的将债务上限提高额度延迟到大选前。在奥巴马最开始提出的额度中,债务上限额度能坚持到大选的标准是2.7万亿美元,而在双方近两个月的博弈中,民主党又将这一标准降低至2.4万亿美元,而最终的2.1万亿美元在接近大选为博选民支持而遍洒金钱的选战中恐怕还会让奥巴马感到力不从心。

      “我什么都不能担保,我能担保的只是在感恩节(今年是11月24日)之前什么都不会发生。”民主党众议院议员艾略特·恩格尔说。

      “无米之炊”的减赤

      减赤已经成为两党下一场将博弈的焦点。8月3日,在减赤计划中最为重要的减赤小组人员招募工作正式开始。既要平衡党内力量的对比又要能经得起对方党派的挑剔,12名减赤小组成员的人选从一开始就陷入僵局。一种方案是将此前一直负责减赤计划的“6人帮”小组扩容,另一种方案是党内推选。按照法案,减赤小组的组建时间为两周。作为共和党最后希望的潜在候选人,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资深共和党议员戴维·坎普和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保罗·瑞恩都已经放出话来,他们一定不会同意任何增税计划。

      根据今年4月国会曾经讨论过的未来十年削减4万亿美元赤字计划,增税对减赤的贡献将达到2万亿美元。根据历史经验,成功的财政巩固的削减开支与加税的平均分配比例为85%比15%,白宫提议为83%比17%(差距并不大)。目前,美国的税收正处于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如果没有税收的增加,美国的减赤计划将从一开始就成为“无米之炊”。

      没有开源仅靠节流完成1.5万亿美元的减赤计划,美国国会只能将目光聚焦在6个方面寻找突破。作为美国财政预算中的最大支出,国防开支的削减一直是两党最大的共识。2011年美国的国防开支约1万亿美元,在结束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后,国防预算将有可能被大幅削减。据美国进步中心研究显示,即使美国从现在开始每年削减1000亿美元的国防开支,总预算仍高于里根政府冷战时期的最高水平。

      紧跟在国防之后的,将有可能是对医疗保险和医疗保障计划的削减,在两党关于提高债务上限博弈之初,奥巴马就表示,他将改革联邦医疗保险,通过减少浪费、增强责任和提高效率等方案,在未来10年节省3400亿美元,到2023年节省4800亿美元。

      在政府开支方面,美国也制定了削减计划,其中众多政府部门的开支都会被下调,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房屋和城市发展以及环保预算等方面的开支有可能是下调空间最大的部分。

      美国政府也可能会在经济情况转好之后,逐步取消对金融机构的救助资金。美国财政部日前宣布,在未来大约1-2年的时间内逐步退出为应对金融危机时启动问题资产的救助计划(TARP)。目前财政部所持有的美国“两房”债券仍有1620亿美元。

      其次在社会福利、失业救助等方面的投入也会被相应缩减。

      在常规减赤手段之外,美国也有可能启用一些非常规手段削减赤字——即通货膨胀和美元贬值。美联储已经推出的两轮量化宽松(QE)计划,和正在酝酿的第三轮QE3计划都会帮助这种方式得以实现。在美国历史上的5次违约记录中,前四次美国都使用了货币贬值来最终达到财政平衡。据OECD组织报告计算,如果一国连续5年将通货膨胀率保持在3%-5%,那么便可以自动将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值减少逾20%。

      日前有消息称,美联储正在讨论将通货膨胀率设定在4%。

      奥巴马的“大妥协”

      即使债务上限最终顺利提高,即使减赤计划最终达成,奥巴马和他的民主党也并不是这场博弈的赢家。在两月的僵持谈判中,奥巴马一步步的妥协最终有可能将自己带入一个更被动的境地。

      首先,奥新一巴马在政府开支削减上做出了让步。他表示可能会削减5-6个受联邦政府资助的地方政府开支。然而为了应对这一削减,地方政府能做的也只是削减雇员,这对失业率仍维持在9.6%高位的美国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在失业率之外,政府削减开支,带给投资者更大的影响是对美国的经济复苏失去信心。这也是为什么从7月22日美国进入谈判最后期限到8月2日美国债务上限谈判达成的8天市场表现中,美国三大股指均以下跌收盘。

      其次,在增税上的妥协,更是让美国的长期债务不可持续性加强。2010年12月份,奥巴马第一次在增税上妥协,全面延长了布什的减税法案,今年4月,在与共和党人谈判的财政预算中,他再次妥协,将布什减税法案继续延迟至2013年。这一次,在面对债务上限谈判时,他又一次妥协将增税排除在了削减赤字计划之外。就像奥巴马自己说的一样,“在这份协议中美国最富裕的阶层并没有为美国的减赤做出贡献。”

      最后,最大的妥协出现在医疗保障和医疗保险法案上。在提高上限法案实施的第三步里,可以不经国会启动的“自动削减机制”中,对医疗开支的削减赫然在列。如果12月23日前,国会关于减赤的谈判没有达成,那么涉及医疗保障计划和医疗保险计划等医疗开支预算将自动削减8%。在这个被看做是在奥巴马底线上做出的妥协,也让奥巴马陷入了一种“没有原则”的指责中。

      2009年8月,在为通过医疗保障与保险计划“背书”时,奥巴马告诉美国人民“医疗改革与政治无关,医疗改革是关乎人民生命和生活的大事”。然而仅仅过去两年,一切都成为了政治谈判的筹码。8月3日,美国最新民调显示奥巴马的支持率为46%,比三个月前下降了6个百分点。

    猜你喜欢

    搜索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