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百科全书网点击联系客服QQ:79263147

  • 首页 > 外汇返佣 / 正文

    会诊欧元:下半年将“殃及”中国,如何进行外汇交易

    2020/2/8 3:31:40 外汇返佣 286 ℃

        欧元的失重状态,使得近期的外汇市场闻"欧"色变。过去的一星期,受到系列负面消息打击,欧元连连触低,6月2日纽约盘中更是再创四年新低。

      面对风雨飘摇的外汇市场,理财周报记者再次对话外资行的多位高管及专家,聆听他们的真知灼见。

      花旗Lubin:西欧危机受害最大者为中、东欧

      "受"邻居危机"的影响,西欧的危机对中、东欧金融市场的影响最大。"花旗全球新兴市场经济学家DavidLubin向理财周报记者表示。

      Lubin先生说,危机蔓延的"金融"渠道通过欧洲银行业在中、东欧的头寸;"实际"渠道威胁着出口增长;还有"主题"渠道使投资者避免或做空高负债的中、东欧国家。

      幸运的是,自雷曼兄弟倒闭以来,中、东欧对外信贷的依赖程度有所降低。而且此次危机爆发后,除匈牙利以外的中、东欧国家公共债务仍然保持较低水平。

      但是总体来说,中、东欧国家对欧元区危机的敏感度要高于其他新兴市场。Lubin先生认为竞争力较高,公共债务较低,西欧银行业头寸较低且不愿撤出,以及相对封闭的经济体将会表现比较强劲。在这些方面,波兰、罗马尼亚和乌克兰的情况相对匈牙利要好。

      花旗集团全球首席经济学家WillemBuiter先生在5月底的新闻发布会中表示,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欧洲央行(ECB)此前采取的一系列针对稳定欧洲金融体系的举措是确保欧元区继续存在及稳定发展的重要步骤。

      然而,现今仍然还有许多措施需要进一步实施。WillemBuiter建议ESM能够继续扩展到更多领域并使之成为永久性的机制,另外通过ESM取得的援助必须附加清晰、可信、更富约束力的条款,并能得到严格执行。

      同一场合,花旗集团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蔡真真女士认为政府的财政紧缩政策及银行系统的资金紧张将有可能进一步拖累欧元区的经济发展速度,但其对于亚洲国家的影响至今还没有显现。

      花旗蔡真真:对亚洲影响已经凸显,下半年将"殃及"中国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花旗集团也已经调高了亚洲主要经济体的2010年全年GDP增长预期,包括中国(10.5%)、新加坡(9.5%)、韩国(5.2%)、中国台湾(5%)、中国香港(4.2%)和马来西亚(7%)。

      "由于受外部需求放慢及中国政府进一步调控房地产投资的影响,亚洲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可能已经见顶。在这样的环境中,新加坡、中国台湾、中国香港、马来西亚、韩国和泰国等经济体将受欧元区经济影响较大而放慢增长,相反,以内需为经济主要推动力的印度、印尼、中国和菲律宾则略为稳健。"

      "我们将在未来的几个季度中看到更多不利因素。在美国及新兴世界经济复苏根基日趋稳健的同时,中国政府的宏观调控将对2010年下半年的经济增长产生更为显著的影响。"蔡真真表示。

      对于货币政策,蔡真真表示,美国联邦储备局将有可能重新考虑更为持久的宽松货币政策以应对欧洲市场资产价格大幅波动带来的不利因素。由于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的情况的不同,虽然亚洲国家将不可避免地早于美国加息,但如何进行外汇交易各国中央银行将努力避免过早实施加息政策,因为由此导致的息差扩大将吸引更多的资金流入,从而迫使各国面对更为复杂困难的外汇资产和流动性管理。

      关于亚洲国家的各类资产,相对于其他新兴市场地区,亚洲国家拥有更为稳固的外部流动性状况。因此亚洲国家的资产,包括外汇、股票和CDS,拥有相对较低的系统风险,从中长期来看,亚洲更可被看作是资产的避风港。经济学家们同时提醒由于全球货币当局将保持更为持久的地宽松货币政策,资金最终将不可避免地继续流入亚洲各国。

      恒生黄伟鸿:外汇、债券市场对经济实体负面影响大

      欧洲央行6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各家银行目前在欧洲央行极安全的隔夜存款工具中存放了创纪录的3164亿欧元,这不禁令人回想起2008年雷曼兄弟崩溃后的日子。

      表面看来,欧元形势岌岌可危,欧盟反而没有轻举妄动。对此,恒生银行(中国)财资部主管黄伟鸿在接受理财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对于欧元汇率,欧盟更担心欧元区政府债券的稳定。这反映在5月19日,德国金融监管机构Bafin禁止对欧元区政府债券的裸CDS交易。原因是裸CDS交易推升了欧元区政府债券收益率达到一个不可持续的高位,继而产生的沉重利息负担将使希腊、葡萄牙和西班牙为削减他们国家的财政赤字所作的努力化为乌有。"

      不久前,欧洲央行回购政府债,还有欧盟在修改所谓的《条约》,面对种种不置可否的举措,黄伟鸿说,欧洲央行的政府债回购计划应能有效稳定债券市场,特别是在希腊和葡萄牙这两个国家。举例来说,希腊2年期债券收益率由5月7日约18.2%,下降至5月18日约6.6%,而葡萄牙2年期债券收益率也由5月7日约6%下降至5月18日约2.4%,这均表明市场恐慌情绪已经明显降温。

      "欧元区官员并不反对欧元的疲软,但其下降速度是值得警惕的。因为货币的大幅波动将会使与国外供应商的合同变得复杂,也会对欧元区内的生产企业的投资计划产生如何进行外汇交易不良的影响。虽然欧元/美元汇率被普遍建议在约1.20的水平,但似乎一旦跌过了头,那就无法预见何时将停止下跌,除非美国为了保护其自己的出口部门,与欧元区联手干预去削弱美元。"黄伟鸿说。

      谈及外汇市场对当前实体经济的影响,黄伟鸿表示,外汇交易市场领先于实体经济,在2009年底,当投资者开始思考希腊财政问题的时候,希腊可以从市场中以2%的收益率借到为期2年的钱。但是在今年5月初,当投资者纷纷感到惊慌失措的时候,2年期的希腊政府债券收益率已飙升到18%。这基本上已经能使希腊面临破产了。所有的这些变化提示金融市场,包括外汇,债券市场可以对经济实体有相当大的负面影响。

      来源: 理财周报

      撰稿人:张莉

    猜你喜欢

    搜索






















    标签列表